爱玉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加入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爱玉之家 首页 古玉沙龙 查看内容

从玉材入手鉴别古玉真伪

2013-7-26 20:07| 发布者: 爱玉小生| 查看: 13978| 评论: 0|来自: 爱玉之家

摘要:   上面我们对宋至民国初年的传世古玉从笔记、专著到实物考辨进行了阐述,扼要地勾勒出各个时期古玉辨伪活动的发展脉络。至此,我们需要对千余年间古玉收藏的理念与辨伪技能进行整合研究,以便读者从中汲取营养,温 ...

  上面我们对宋至民国初年的传世古玉从笔记、专著到实物考辨进行了阐述,扼要地勾勒出各个时期古玉辨伪活动的发展脉络。至此,我们需要对千余年间古玉收藏的理念与辨伪技能进行整合研究,以便读者从中汲取营养,温故知新,成为名实相符的古玉收藏家。

  宋至民国的古玉收藏家大都承认传世玉器中有伪品,因而认为汰伪存真是必要的。然而,无论是考据家吴大潋曾说的“古玉之真者不可辨”也好,还是清代富察敦崇说的“真伪殊不易辨”也罢,都只是一家之言,古玉辨伪的主流趋势还是继承、补益、充实和发展。然而收藏家往往只是摸到了部分制伪土法和技术,所以在《新增格古要论》、《遵生八笺》、《玉纪》以至《古玉辨》等文字和专著中,都很抽象笼统,少有细致人微者。这是由于认识和环境上的制约所致。尽管所有见诸文献的作伪伎俩都不过是冰山一角,但是这些经探秘所获的作伪技术均受到历代收藏家的重视,并以此作为武器,运用于辨伪实战,剔伪存真,收获甚丰。

  上述多本古玉辨伪文字和专著互为承传,多多少少补充了一些新颖资料或土法秘方,丰富了原有的观点和方法。从陈性《玉纪》仅记其出产、名目、玉色、辨伪、质地、制作、认水银、地土、盘功、灰提法、养损璺、忌油污等十二条,到刘大同《古玉辨》的从古玉普通名称到“戒奢”共收条目七十九条,在百余年内从十二条到七十九条,虽然后者对前者有不少的补充和发展,但主要还是继承的条目。当然也有例外,那就是学习西方美术的李凤公,他从出产、玉色、辨伪、质地、认水银、地土、盘功、养损璺等八个方面对《玉纪》之谬误予以匡正。这是起自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以“西学”反对“中学”的社会思潮在古玉辨伪方面的一种反应,他为古玉辨伪走上实证性、科学性的康庄大道做了舆论准备。对上述观点的整合总结,有助于我们掌握传统古玉辨伪法,在辨伪理论上打下良好基础。

  先人对古玉的年代、真伪的识别,因受资料限制,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建立在考古科学发掘基础上,故其辨伪标准也是相对的。比如乾隆甚至主张汉玉并非一定是确指两汉时期的玉器,他在乾隆三十年的御制诗里曾说:“汉玉者,非必炎刘时物,其土浸磷蹁、古色穆然者,皆可谓之汉。”这当然像开玩笑的说法。但也提醒我们,对古人的某些观点要放在他所处的时代背景中去理解,同时要博采当时众家之长,不断丰富自身的知识结构和辨伪技能。

  对于辨伪的方法,清末民初的广东画家李凤公说:“然辨伪不必斤斤于色沁,色沁乃玉中之锈,如铜器斑绿焉,其真伪不在锈而在器,竟不若于制度、图案、碾法求之。盖三者一代有一代之风尚,隐然有联属关系,缺一不可。玉之虽巧于作伪,亦难吻合三者而不露破绽,能逃吾人之法眼。”从中可以理解他的本意是不必斤斤于色沁,而要从制度、图案、碾法多角度去辨伪。这就如本书开头所言,我们要从宏观和微观两方面去综合观察。尽管以今天来说,除了有丰富的经验者外,能够发现伪沁、造型、图案、刀工是否吻合也是一个难题。其实取其一点突破与几点联系起来综合考虑,二者并无矛盾,可以辨证地理解。我们可以第一步先从沁色辨伪人手,识别其是自然沁还是人工沁;第二步再进人造型、装饰与碾法的辨伪;第三步上升到社会制度以至风格的高度辨证;第四步即最后作出真赝的正确判断。这样似乎可以理顺上述两种不同的辨伪理念。而从技能方面来看,我们认为还需具备基本的玉材知识及其铭款等方面的知识,这将帮助我们更陕更准确地辨识伪古。

  晚清玉器鉴赏家倪壤读了《玉纪》后认为:“大凡古董一道,不可无凭据,又不可执定凭据。一物到手或真或假,变态百出万端,泥成说者非,扭成见者非,离成说而毫无成见者更非。心灵眼亮失之者鲜。”倪壤提倡鉴定者要灵活地把握证据(凭据),要冷静认真地观察其“变态百出万端”的复杂现象,既不要“泥成说”,也不要“扭成见”,而毫无成见的优柔寡断则更不可取。这是我们在文物鉴定或辨伪时应保持的基本态度。

  我国先民对石材有着丰富而深刻的认识,并加以广泛的使用。古人对石材的定名、性能、分类,多根据在使用中认识石材的性能、质地、颜色定其名称,如白石、青石、马牙石、砂岩、砾石、大理石、汉白玉等石种,有名的石料还冠以州府名。自从先民将玉从一般石材中筛选出来成为一种稀有的、珍贵的玉材之后,便有了王室用玉、地方玉材,真玉、非真玉、类玉等分类以及全、珑、瓒、埒等分级。先民们还发现了玉材所具有的温润而泽、玉有五色、玉重石轻、“刀刮不动”等物理性能。这些都是先民在利用石头、玉材时获得的知识。来自西方的我国矿物学发展也离不开我国先民对玉石的认识的推动,至少承认其中的玉石矿物学物理性能。所以,在玉材鉴定、辨证上可以参考我国先民对玉石的诠释,当然我们还要吸收学习玉石的矿物学知识,并对历史上出现过的殉圩琪、瑶琨、球琳等六大玉材的矿物学知识有所了解。

  从上述有关古玉鉴考的文献,我们了解到各家均将玉材辨伪放在首要位置,这是因为作伪者大多首先在玉材上做手脚,他们找到接近旧玉的玉材,以假充真,治成伪器欺骗藏家。其实,在伪古玉出现之前,人们已极重视玉材的质地等次的鉴定,也留下不少资料,古人称为“辨论真玉”,也提出一些有益的见解。对这些知识的了解,有助于我们在实战中识别赝品。下面让我们来了解—下古人对玉材纯杂、玉色以及真玉、次玉等三个方面的认识。

  关于玉材纯杂的分辨:所谓纯杂,实系玉材内所含玉石比例的估量。《礼》:天子用全,纯玉也;上公用珑,四玉一石;侯用瓒;伯用埒,玉石半相埒也。”《说文》释瓒:“三玉二石也。玉中夹石的现象,不论是古玉还是近期采出的新玉(和田玉),都可见到。但其比例不可能像《说文》所列的那般准确。如今经目验判断,王侯墓出土的玉器中,其生活用玉一般来说质地均较佳,几乎不见夹石玉;而殓尸玉尤其西周以后专门为殓尸而制的玉,一般说其玉材质地不佳,甚至较劣,有的含石量较多,可能相当于“埒”。还有的石多玉少,也就是似玉的美石、文石、彩石之类的石头。东汉末年已有用石代玉以制玉衣的现象,还有的以玻璃代玉制造“玉衣”,了解这些情况对我们鉴定玉材和辨别真伪会有所启发。

  关于玉色的辨别:玉色本为玉内含有氧化金属所致。古人在长期的辨玉过程中,形成了以不同的玉色表示人的地位尊卑的观念,对此记载最为详明的当属唐代的《周礼·玉藻》。其中最尊贵的当然是旒,旒为垂于冕前后之玉饰,对此孔颖达云:“旒垂五彩玉,依饰射侯之次,从上而下,初以朱,次白、次苍、次黄、次玄……其三彩者,先朱,次白、次苍。二色者先朱后绿。”上述所列玉色六种,除朱色不是玉本色之外,其他五色均为玉之天然色彩。关于玉佩,《礼记》日:君子无故,玉不去身,君子于玉比德焉。天子佩白玉,公侯佩山玄玉,大夫佩水苍玉,世子佩瑜玉,士佩孺玟。玉色依次是白、黑、青三色。可知周人冕旒首重赤色,其次白,再其次为苍、黄、玄。玉佩色为首白而次黑、青。东汉王逸指出:“赤如鸡冠、黄如蒸栗、白如猪肪、黑如纯漆为玉符。”《玉书》所记也大约类此。四种玉色中,黄、白、黑均为天然色,而赤色,尤其“赤如鸡冠”者是不可见的。嗣后,历代朝廷大体沿上述五色的划分而无多大更改,可以说玉色的鉴定至此,已大体定型,变化已不大了。

  民间赏玉以重白为主流,尤其喜爱羊脂白玉,有时也重黄玉。至于收藏家个人偏爱,则无限制。

  了解了上述辨别玉色的历史,对如何评估明清两代的玉色不正的伪器,可谓不言而喻。

  关于真玉之辨,朝廷和民间对这个问题均甚为关注。朝廷辨玉多涉及典章制度使用玉石之事,如唐玄宗天宝十年诏日:“礼神以玉,取其精洁温润,今有司并用珉,自今礼神宗庙奠玉并用真玉,诸礼用珉如玉。难得大者,宁小其制度以取其真。”由此可知,朝廷用玉以真玉为准,尤在礼神和宗庙奠玉,必用真玉,不得用珉。在找不到大玉时,宁肯做小些,也要用真玉。金代世宗时,祀天地之玉也皆以次玉代之。章宗承安元年(1196年)将郊,礼官言:“礼神之玉当用真玉,燔玉当用次玉……”上命俱用真玉。唐宋时真玉理应为于田玉;珉为似玉而非玉的美石;次玉当系夹石之于田玉,珉与次玉都可视为非真玉。

  民间辨玉情况可能详载于《相玉书》、《玉书》,然此两书已佚,仅从古籍引文中可略知其一二。据《拾遗记》卷九载,石崇(季伦)爱婢翔凤以玉声辨玉,“言西方、北方玉声沉重而性温润,佩服者利人性灵;东方、南方玉声轻洁而性清凉,佩服者利人精神”。章鸿钊说:“明东南方产非真玉也。”宋·张邦基撰《墨庄漫录》卷九载李淳风论辨真玉云:“其色温润,如肥物所染,敲之其声清引,若金磬之余响,绝而复起,残声远沉,徐徐方尽,此真玉也。”总之,民间士庶从其声、色、性、质等多角度辨玉之真否,是地质学、矿物学传人我国之前的主要辨玉方法。

       下接第二页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手机版|爱玉之家 ( 新ICP备13000612号 )

GMT+8, 2018-1-22 12:10 , Processed in 0.112671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© 2013-2015 爱玉之家和田玉网,爱玉之家和田玉论坛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