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玉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加入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爱玉之家 首页 古玉沙龙 查看内容

清代古玉辨证之一

2013-7-26 23:05| 发布者: 爱玉小生| 查看: 13605| 评论: 0|来自: 爱玉之家

摘要:   清初关于古玉研究及辨伪专著仅有《博物要览》一书流传下来。   此书作者谷应泰,丰润人,字赓虞,顺治进士,官至浙江提学佥事,生卒年不详。谷氏性嗜博览,工文章,后益肆力经史,著《明史纪事本末》、《筑益 ...

  清初关于古玉研究及辨伪专著仅有《博物要览》一书流传下来。

  此书作者谷应泰,丰润人,字赓虞,顺治进士,官至浙江提学佥事,生卒年不详。谷氏性嗜博览,工文章,后益肆力经史,著《明史纪事本末》、《筑益堂集》。该书作者姓氏之上冠“国初”,估计其书至迟亦成于康熙初年,但其付梓时间较晚,所见共有光绪七年广汉锓版和无出版年月的两种版本。本书十二卷二十三类,应是类似明初《格古要论》那般清初文玩鉴考的综合性著作。

  此书可贵之处是首次揭示清初已有人工染玉之法,在《博物要览》卷七《老玉》中明确指出“南中良工伪造古玉器法”有二,其中一条指出:“以药熏烧斑点,作血浸、尸古之状,每用乱真,以得高值。”这是见诸文献的人工染玉的最早记载。所谓“药”就是可供染玉的媒介物,“熏”就是以低温的慢火,也就是用“文火”来熏烘,使“药”粘在表面或渗入肌理之表层,而“烧”则以烈火,也就是以“武火”烧烤伪玉的表层,使“药”渗入肌理的浅面显出沁色,明确记载南中(也就是“吴中”)玉工确已用药熏烧斑点,作血浸、尸古之伪沁。这是南中玉肆熏烧伪沁的确证。但是我们相信南中熏烧血浸制造伪古玉由来已久,若联系上述明代玉器上的伪沁,便可得出这样的结论:南中熏烧伪古沁不是始于清初,而是始于宋。

  清代伪古玉的状况,在乾隆帝御制文及以后的古玉鉴赏文献中屡有记载,在这些文章和专著中多多少少都记录了制造人工伪沁的染玉法,以及伪古玉者在仿沁上的煞费苦心,反映了清代收藏家重视欣赏古玉的沁色。乾隆帝御制文《玉杯记》如实地记录了苏州名工姚宗仁之祖父的“染玉法”。与之同置一处的还有一只高5厘米口径6.4厘米足径3.1厘米的白玉烤琥珀色双童耳杯。《玉杯记》作于乾隆癸酉(乾隆十八年,1753年),以一代二十年计,三代人共上推六十年,正值1693年,即康熙三十二年前后。此文反映了康熙朝中期伪古玉作沁的方法,揭示了清初伪古玉的诸多情况,值得通读全文,认真理解体会。

  其全文如下:

  双童耳杯及御制文

  玉杯有鼋其彩、绀其色而磷鳞其文者,骤视之若土华剥蚀,炎刘以上物也。抚之留手,饕餐非内出,以视玉工姚宗仁,曰:“嘻,小人之祖所为也,世其业,故识之。”

  “然则今之伪为汉玉者多矣,胡不与此同?”曰:“安能同哉?昔者小人之父授淳炼之法日:钟氏染羽尚以三月,而况玉哉!染玉之法,取器之纰颧且恋者,时以夏,取热润也,炽以夜,阴沉而阳浮也。无贵无瑕,谓其坚完难致入也,乃取金刚钻如钟乳者,密施如蜂虿,而以琥珀滋涂而渍之,其于火也,勿烈勿熄,夜以继日,必经年而后业成。今之伪为者,知此法已鲜矣,其知此法,既以欲速而不能待人之亟购者,又以欲速而毋容待,则与圬者圬墙又何以殊哉?故不此若也。”宗仁虽玉工,常以艺事谘之,辄有近理之谈。夫圬者、梓人虽贱役,其事有足称,其言有足警,不妨为立传,而况执艺以谏者,古典所不废,兹故蘖括其言而记之。

  乾隆癸酉岁春正月上浣御制

  现将其文意分段解释如下:

  玉杯有鼋其彩、绀其色而磷磷其文者。

  “黾其彩”:鼍音潮,即朝,黾采。取自《汉书·司马相如传》:“鼍采琬琰,和氏出焉。”注:“鼋,古朝字;朝采者,美玉,每旦有白虹之气光彩上出,故名朝采,犹言夜光之璧矣。”(引自《辞源》黾部·亥七三)言玉杯光彩如白虹之气,似指玉之白如虹。

  “绀其色”:绀音赣。《说文》:“帛深青扬赤色。”《博雅》:“苍青也。”《释名》:“绀:含也,青而含赤色也。”也就是青中带红色,疑其指玉杯上的沁色。

  “磷磷其文”:磷音邻。《玉篇》:“玉色光彩。”张衡《西京赋》:“孺珉磷彬。”注:“磷彬,玉光色杂也。”《说文》:“错画也。”《礼乐记》:“五色成文而不乱”,意指多彩相杂而不乱。

  形容此玉杯其彩如白虹,其沁色绀红,又多彩相杂而不乱。骤视之若土华剥蚀,炎刘以上物也。

  “土华”或“土花”是文玩家称出土器物为泥土剥蚀晕变之痕迹。梅尧臣诗:“古溪蛮铁刀,出冢土花涩。”(《辞源》“土”字)

  ‘炎刘”:炎指火德,刘即刘邦,也就是刘邦得天下称汉,以火德王,故称‘炎汉”。乾隆帝称“炎刘”,也就是汉代的意思。

  乾隆帝骤然看到玉杯有土蚀痕迹,似出于地下,判断其应是汉代以前之物。这是他的第一印象和初步断代。抚之留手,饕餐非内出。

  “餐餐”:餐:《正韵》:“音毡,同馇。”餐:《正韵》:“音旃(毡)。”《集韵》:“同馇,糜也。”《正韵》:“音旃。”《说文》:“周谓之值,宋谓之糊。”《礼·檀弓》馇粥疏:“厚日馇,稀日粥。”

  全段大意是:拿到手上抚摩,错手不滑,表面上附着一层像稠粥干结层一样的东西,并不是从玉肌内生出的,便疑窦萌生,犹豫不定。

  以视玉工姚宗仁,曰:“嘻,小人之祖所为也,世其业,故识之。”

  姚宗仁为内廷玉工,在养心殿造办处行走效力,他在内廷的活动,零星地记载于《养心殿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》之中,其效力简况如下:

  雍正七年(1729)十月初三,怡亲王府总管太监交给养心殿造办处年希尧匠人折一件,内开玉匠都志通、姚宗仁、韩士良等三名(3326《记事录》)。

  乾隆四年(1739),姚宗仁可能已成好手玉匠,故于二月初三日被调至启祥宫,照水晶四喜盖双环瓶样做温都里那石瓶。温都里那石即金星玻璃,此石重二十斤十二两。至于八月十四日,玉匠姚宗仁来说:于本月十一日太监毛团将水晶四喜盖双环瓶一件持去(3389《玉作》)。

  乾隆六年(1741),姚宗仁已到如意馆行走效力,二月初一日传乾隆帝旨,着交玉匠姚宗仁青玉一块、画样呈览。于本月十六日姚宗仁画得凫樽纸样一张呈览,奉旨准做,钦此(3392《苏州》)。

  至乾隆十五年(1750),在如意馆担任画样(3426《活计库》)。

       下接第二页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手机版|爱玉之家 ( 新ICP备13000612号 )

GMT+8, 2018-1-23 23:47 , Processed in 0.071841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© 2013-2015 爱玉之家和田玉网,爱玉之家和田玉论坛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返回顶部